logo

韓國海軍陸戰隊醜聞

韓國軍隊霸凌多嚴重?為何Netflix《D.P》引共鳴?韓網舊文爆:地獄般的存在

yeong
a year ago

哈囉,大家好,我們是由韓國人告訴你每日最新韓國資訊的Creatrip


#韓國新聞
#軍隊#海軍陸戰隊
#性侵害#軍人權中心

講述軍中霸凌、逃兵真實樣貌的Netflix新劇《D.P:逃兵追緝令》公開後,在韓國引發了相當高的討論度,對多數曾服過兩年兵役的韓國男性來說,軍隊是一個充滿榮光,但多數人也不願再回到的歲月,雖然可能因為需要而誇大了情節,但誰也不能保證,如今的韓國軍隊裡一定沒有這些情事。


而在2020年09月,韓國軍人權中心(군인권센터)發佈了一項消息,當時於海軍陸戰隊1師團服役的一等兵A某,在長達6個月的時間裡,受到四名老兵的性騷擾與性暴力折磨。


軍人權中心(來源:연합뉴스)

2019年12月起,A某被當時的兵長(後已退伍),以未經許可就關上窗戶為由毆打,而在2020年初,該兵長也時不時地來找A某,並脫下自己的衣服,掏出性器官猥褻A某。後來,在兵長退伍日將近時,更夥同另一名上兵加入暴行:例如對位階更高的兵長,對A某下達辱罵上兵的指令,上兵再以此為由毆打A某,甚至要求A某在被毆打時,大聲呼喊「謝謝」。


兵長退伍後,該名上兵的暴行與性騷擾越來越嚴重,在早點名、吃飯、洗臉、工作、個人整備時間,甚至是會帶他去吸菸區撫摸身體以及施暴,或強迫A某假裝進行性交、在淋浴間朝他小便之類的殘酷行為。


韓國軍人照(非當事人照片)

除了這兩名兵長與上兵之外,其他老兵也參與了施暴過程,甚至連其他分隊的兵長看到他人對A某的猥褻過程,沒有進行處理,而是加入其中,在淋浴間對A某說出「我的ㅇㅇ跳動得很厲害」之類猥褻話語。


軍人權中心已開始進行調查與訴訟,除了退伍的兵長,由警方以民間人士身分調查之外,其餘三名受到A某指認的加害者,正在接受軍事檢查機關的拘留調查。


無獨有偶,海軍陸戰隊的暴力行為在先前也曾再度躍上韓國的輿論話題,一篇寫於2014年的報導,關於筆者於2007年進入海軍陸戰隊的生活殘酷樣貌,也再次讓人體會到,在軍紀嚴謹的南韓軍隊裡,海軍陸戰隊與階級的教育是令人恐懼的存在。


韓國軍人照(非當事人照片)

因為政治因素,海軍陸戰隊雖然隸屬海軍之下,但實質為獨立運作。而在海軍陸戰隊中,有個不成文的教育方針被稱為「이빨 교육(直翻為「牙齒教育」)」,這個意思便是訓練、磨練新兵的意志,讓他們不再說話(就像拔掉牙齒的人,講話不清楚)那樣而顯現忠誠。




該篇文節錄如下(韓文全文請點我):


2007年,我進入了浦項的海軍陸戰隊新兵訓練所,開始了軍隊生活。海軍陸戰隊是個經常遭到毆打的地方,至少我服役的部隊是這樣。

在簡陋的營房入口,掛著寫有「禁止毆打」的字樣,究竟毆打行為有多麼張狂,才會明示地禁止呢?對我來說,海軍陸戰隊就像是「地獄」。在正式教育結束後,地獄開始了。


韓國軍人照(非當事人照片)

我所在的小隊前輩,為了教導海軍陸戰隊的等級秩序,即是所謂的「牙齒教育(이빨 교육)」,凌晨把我叫到了倉庫裡。

海軍陸戰隊中只有基層士兵共享的軍歌、精神、行動守則等等,而瞞著軍官,士兵之間的相互教育被稱為「牙齒教育」,一般之下,上一梯入伍的會對新兵進行這樣的「牙齒教育」。


在就寢的廣播響起之前,一等兵K某看了周邊一下並說「一點叫醒我」,以極為高壓的語氣再下命令「1點時報告」。這句話的意思便是「從今天開始毆打」。

當10點就寢後,我忍了三個小時的睡意,終於在1點時準時叫醒了K老兵。



「K兵、K兵,現在是凌晨一點。」對方一點動靜都沒有。

「K兵、K兵,現在是凌晨一點。」雖然再講了一次,但K老兵還是沒有醒來。我伸出手搖了他一下。

「K兵,現在是一點。」他醒了。


但K兵突然把手迅速地伸出床外,抽打了我的脖子一下,瞬間發生的事情讓我還無法意識過來,只能目瞪口呆,神色驚慌。而K兵把聲音壓低,開口說話:

「你這傢伙,用手搖醒前輩?」而他看了自己的手錶再說:「01點02分了,我叫你幾點叫醒我?」又瞬間抽打了我的脖子。


後來K老兵解釋了打我的理由,說是沒有準時叫醒、用手搖醒前輩等等。

這些都是我的錯。這就是海軍陸戰隊的規則。

他下床後,用嘴巴跩了一下我的耳朵,下達指示說「我出去5分鐘後,準時到倉庫來」。隨著被打的次數越來越多,我意識到,這是為了不讓我懷疑他說的話而做出的行為。


在前輩離開後,等著5分鐘到來的瞬間,我感到強烈的恐懼,雖然感覺就要哭出來,但還是忍住了。


5分鐘之後,我去了倉庫。

打開門進去後,K老兵用厚厚的箱子與膠帶,把透光的玻璃窗全封上了。看著他的背影,我心中被揍的恐懼感急遽增加,我也不敢想像等等會發生的事。倉庫裡的地板甚至還有「禁止毆打」的兩塊立牌。

K老兵做完手上的事後,打開倉庫的燈,看接縫是否ok,就向我走來。


韓國軍人照(非當事人照片)

他勸我坐得舒服一點,並說自己在二等兵(最菜)的時候也是這樣挨打的……地獄般的軍隊生活是這樣的,每個人都是這樣的……

只要來到海軍陸戰隊的人都會經歷過這樣的告解儀式,非常體貼。


他看了錶,停下說話,並開始唱歌:「被球棒打也……打到長瘡也……獨自嚥下去……」

因為他唱得很小聲,很難聽到歌聲的旋律。在結束後,K老兵解釋這是海軍陸戰隊中《私家(사가)》一首。這並不是正式軍歌,而是在士兵之間流傳的歌。從《社會(사회)》的歌詞中做更改。

K老兵突然不知緣由地補充,不知道這個「私(사)」是祭司的那個「司(사)」,還是「死(사)」呢?


「你唱唱看。」K兵說。

我驚慌了一下,原本以為這是前輩自己唱的歌,而沒有刻意背誦,但在努力回想後,突然想起了歌詞,僅是想起一個詞也就唱了下去。

我唱著,「被球棒打也……」

忽然眼前一閃而過什麼,瞬間感到耳鳴,K一等兵用拳頭重重地打了我的側頸。

我這才意識到,《私家》的「私」,是從死亡的死(사)中借來的:


被打得死去活來才能背下。


備註:韓文中的사가(Sa-Ga)推測為漢字詞,而사(Sa)漢字型有私、死、司、社



🤞🏻 Creatrip Youtube上線囉

點我追蹤我們的instagram
instagram.com/creatrip.tw

🎈韓國美妝/文具/鞋子/服飾代購服務


其他推薦
Loading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