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大眾與藝人憂鬱症

「臉紅的思春期」安智煐因恐慌症中斷活動...韓國近六年20代憂鬱症者增137%
avatar
여정영
9 months ago

哈囉,大家好,我們是由韓國人告訴你每日最新韓國資訊的Creatrip


#韓國#藝人#大眾
#憂鬱症#焦慮症
#心理狀態#心理疾病

韓國是世界上前幾名囊括巨大壓力的國家,不只是大眾,就連帶來歡笑的演藝圈也是,時不時就會看到藝人所屬社發表訊息,表示旗下藝人因恐慌症、不安等症狀,暫時停止活動。而韓國大眾患有憂鬱症等心理疾病的數據,也不是「想像中」很多,是「實際上」非常多。


🤞🏻 Creatrip Youtube上線囉

點我追蹤我們的instagram
instagram.com/creatrip.tw

🎈韓國美妝/文具/鞋子/服飾代購服務



藝人的心理疾病

來源:뉴데일리

日前(11日),剛以單曲〈Filmlet〉回歸的歌手「臉紅的思春期」,透過經紀公司發表聲明:旗下歌手安智煐因從今年尚半年啟,出現健康惡化與不安症狀,並不斷接受心理與藥物治療,但近期相關症狀更加嚴重,因此選擇中斷活動,將充分休息,集中接受治療。



不久前,主持人鄭亨敦也傳出恐慌症狀加劇,暫時停止一切演藝活動;TWICE定延也因不安症狀,缺席正規二輯的回歸宣傳;而先前勇敢出櫃的trot歌手權祹芸,也因持續的惡評引發恐慌症狀,入院治療。


放眼演藝圈,先前因憂鬱症、恐慌症暫時退出舞臺的藝人層出不窮。姜丹尼爾曾因《Produce》造假疑雲、回歸一位遭質疑,罹患憂鬱症而停工;泫雅、少女時代太妍也都勇敢承認自己罹患憂鬱症。尤其是去年年初,宇宙少女的多願、TWICE的Mina、OH My Girl Jiho、Monsta X周憲也曾因恐慌症(舞台焦慮)等症狀而暫時停止活動。



演藝圈各種光鮮亮麗的表面,背後辛酸與真相卻鮮少有人知道。




韓國大眾的憂鬱症

各年齡層憂鬱症人數

2013年2019年
10歲以下1,0741,453
(↑35%)
10代27,00947,665
(↑76%)
20代50,948121,042
(↑137%)
30代73,354105,761
(↑44%)
40代92,538112,064
(↑21%)
50代125,846129,092
(↑2%)
60代107,616134,906
(↑25%)
70代103,281119,176
(↑15%)
80代31,53358,865
(↑86%)
總數613,119798,427
(↑35%)


根據國家人權委員會的資料顯示,2019年的憂鬱症患者數量高達798,427位,與2018年752,826位相比,高出不少;而2020年僅截止至04月,就有500,349人因憂鬱症就診。


在這樣龐大的數據裡,青年(19歲至34歲)的憂鬱症因(2018年調查),21.1%因為生活費、33%是學費、居住費用佔了38%。而2020年推估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才會使憂鬱症人數於四月,就呈現如此集中的分布。但在這些數據背後,必然還有更多的黑數。



各種職業、年齡層的人都會因為壓力而有心理疾病。但比起大眾,藝人承擔了數千、數萬隻眼睛盯著你看的壓力,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全都會被永遠記錄並放大,永遠沒有真正的自己可言。




藝人的高自殺率


放眼演藝圈,許多藝人在近幾年永遠地離開了我們,他們選擇以這種方式,結束內心巨大痛苦。對離開的人們來說,這種方式興許是了結痛苦,但對一直以來愛著他們的大眾、家人來說,增添的是更多後悔與悲傷。


已經不是第一次,患有心理疾病的藝人走上絕路。無論背後原因為何,多數仍圍繞在南韓網友的惡評、媒體焦點與評論、社會期待的眼光、長期以來身為演藝人員,必須展現最好一面的給大眾的龐大壓力,並非一般人可以想像。

🙌韓國高自殺率探討



韓國酸民的話


樹立高標準,成就美好的Kpop娛樂王國時,背後見不得人的是藏身於網路中的言語暴力。韓國霸凌行為從學校時期就有,一路可能延伸至職場、軍隊。隨科技進步,霸凌不再是單純面對面的言語、肢體暴力,而是進化成隨時隨地都會攻擊你的網路記錄。



解放自我,惹來南韓網民的冷嘲熱諷;《82年生的金智英》上映前後,講述社會真相的內容卻被男性評論為「女權恐怖思想」;親友自殺後,不管有無公開發文表態都會被檢討的現象;即使真相未出,也被直接論定違法、造假的藝人;社會的猜忌與忌妒、挾怨……


對網民來說,虛擬帳號發言似乎不與真實的自己有關,躲在面具後,不是那個需要對陌生人講敬語、對上司畢恭畢敬、在社會扮演好小螺絲、在壓力中需要努力活著的自己。某種程度上成為報復心態,見不得別人擁有最光明的那一面。



層出不窮的網路惡評、黑粉、虛假留言、毫不留情面的批評與轉發,在鍵盤後方,認為大眾就是力量的鄉民們,促成了一個又一個悲劇。

🙌韓國獵巫風氣



韓國社會的高標準


要有錢,沒錢的話要長得好看。長得不好看的話,至少要聰明。不聰明的話,至少要有良好的家庭背景。


把這些順序互相對換,都還是一樣的結果。這是韓國舊有思想的沉疴,也是擁有這些壓力的人們的生活環境與記憶。不是說誰對誰錯,而是當一般人都必須活在這樣的世俗高標準中,相對來說,他們也會用相同標準看待其他人,成為循環。



首當其衝,作為一種「必須該完美」的形象,藝人、政治家、公眾人物變成了活生生的箭靶。




什麼正在改變

公眾人物的死訊,讓越來越多人意識到「惡意評論」是推下懸崖的最後一根稻草。但不只這樣,媒體的嘩眾取寵、社會普遍的厭女心結、男性霸權主義等等,或多或少都參與了一把。


這也是為什麼在《82年生的金智英》在出版時,深受抨擊,被視為女權主義思想的經典作,但孔劉仍不顧砲火抨擊,願意擔任電影男主角,因為「他才有能力代替女主角鄭有美承擔社會壓力」。雖然這句話的本身就是政治不正確,但卻清楚顯現南韓社會的問題所在。



媒體自律,社會思想,言論自由。三者是建築起南韓輿論、風向的首要關鍵。當其中一個開始失去控制,人們便會忘記自己的話是可以是蜜糖,更是刀子,能將一個人推上寶座,也會害一個人死去。


韓國網路實名認證制成效不彰。雖然許多網站都需要身分驗證,但仍普遍簡單、防範不易。而近期,藝人們針對惡評的回應手法,也越加強烈,各經紀公司也越能體諒旗下藝人的心理狀態,並予以時間修復、沈澱,為的也是希望能從最多人關注的演藝圈開始改變,逐漸落實至整個社會層面。




比起只看到韓國社會表面上,有相當多巨大痛苦與壓力,希望更多人了解的,是這些病症背後的成因,並試圖開始改變。希望大家能夠多愛自己、也愛身邊愛著自己的人。各位親估們,我們下次見。


🤞🏻 Creatrip Youtube上線囉

點我追蹤我們的instagram
instagram.com/creatrip.tw

🎈韓國美妝/文具/鞋子/服飾代購服務

其他延伸閱讀
韓國人信仰比例韓國平均年薪
韓低薪工作盤點韓劇看韓國真實
icon 評價
profil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