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MeToo;性犯罪與女權

風起雲湧的韓國Me Too運動,大男人主義、女性偷拍性犯罪以及韓國女權主義潮流

boramJu@creatrip
3 years ago

哈囉,大家好,我們是由韓國人告訴你每日最新韓國資訊的Creatrip


#韓國文化#韓國女權
#韓國MeTOO#性犯罪

這幾週爆出的BIGBANG勝利、鄭俊英等性醜聞之外,之前在韓國演藝界,有一件鬧得沸沸揚揚的事情,已解散之KARA成員:具荷拉與其崔姓髮型師男友因爭吵而鬧上法院,同時也讓許多女性在親密關係中受到的傷害,一併曝光……


點我追蹤我們的instagram
instagram.com/creatrip



具荷拉受暴案件

  • 崔姓男子與9月13日向警察局報案說自己遭到女朋友具姓女子施暴
  • 崔姓男子在同天通知具姓女子其欲將具姓之行為告發給媒體
  • 崔姓男子在9月15日透過媒體向具姓女子提分手並主張自己遭到具姓女子施暴 (同時出具臉上的傷口照)
  • 具姓女子在9月17日透過媒體出具自己膝蓋、手肘上之傷口及診斷書,並主張自己也遭到崔姓男子施暴、是一場雙向暴行
  • 崔姓男子與具姓女子於9月17日及18日各自現身警察局對案件進行陳述,施暴案件暫時到一段落


該事件影像外流與爭議

  • 某新聞社在10月4日的新聞中寫到,崔姓男子曾在9月13日爭吵過程中將兩人的性關係影片傳給具姓女子,並藉此威脅具姓女子
  • 隨著爭議越來越嚴重,崔姓男子則表示自己並非想要威脅具姓女子,而是「在整理雙方關係的過程中才傳送影片」
  • 關於這起事件,警方已於10月2日扣押崔姓男子的手機及USB
  • 崔姓男子與具姓女子目前都已透過律師表明自己的立場,並在法庭進行激烈的攻防戰




具荷拉 via 維基百科 

最近韓國社會吹起女性主權的風潮,因此這起事件已經不單單只是演藝圈的八卦消息,而是與女性主權風潮相呼應的事件,很多人都在關心這此事件最後的流向為何。


對於將性關係影像傳給具姓女子的行為,崔姓男子表示「這不是為了威脅她,而是為了整理關係才傳的」,不過也有許多人認為不管崔姓男子的真正意圖是什麼,在分手過程中傳送性關係影片的行為很難不被看作是威脅。


這又被韓國女性稱之為「色情復仇」,從這些意見也可以看得出來韓國女性對這些非自願公開的性關係影像有多困擾。性關係影片的拍攝與散布都是無可置喙的違法行為,但事實是還是有很多網站會打著「國內色情片」的名目,公然地分享這些非法影片。


在事件爆發之後,有一些網站曾出現「希望有人能分享具姓女子的性關係影片」等文章,這是因為很多人沒有認知到,自己所做的行為是二次加害及散播非法影片的嚴重性。




韓國數位性犯罪:色情報復的嚴重性

大部分打著「國內色情片」名目的影片都是色情報復。色情報復指的是為了報復已分手的戀人或配偶,將戀愛當時拍攝的性關係影像散布於網路上。


隨著超小型相機越來越發達,現在已經是一個不管在哪裡都能偷拍的世界了,眼鏡造型的相機、原子筆造型的相機、水瓶造型的相機等都已經成為一般人也能輕易拿到的東西。


在這樣的情況下,有很多女性也曾經坦承「因為害怕偷拍後而遭受威脅,曾經在性關係時感到很恐懼」。現在也有很多人會利用對方這種恐懼的心態,當對方要求分手時就以「將散布性關係影片」等言語,威脅對方。


這種非法影片不是只有戀人間該小心的,根據新聞報導,有一位男性在住宿場所的17間房間內設置了偷拍相機,在四年間,就非法拍攝了多達兩萬多件的影片,引起非常大的討論。


更嚴重的問題是,這些非法影片都能很輕易的被散布在網路上,而很多人也都沒有意識到觀看的行為也是非法行為。




韓國數位性犯罪:在各地蔓延的偷拍危機

成為問題的並非只有性關係影片,蔓延在全國更衣室、公共廁所、地鐵等日常生活空間的超小型相機也是問題所在,有些女性表示,在公廁的門上看到奇怪的洞都會害怕是相機,也因此就連去公廁都覺得害怕。


最近有一些人開始會利用偵測偷拍的軟體或玻璃紙,去檢查該地是否裝上了偷拍器材,再用錐子等工具,破壞偷拍器材或使用矽膠封住洞口。


有些人就嘆氣的說,連上個洗手間都要先經過這麼多道程序才能安心地上廁所嗎?


公廁內可疑的洞口 



韓國數位性犯罪:逐漸壯大的聲音及潮流

女性並不是在最近才開始對偷拍感到恐懼的,但是搭上韓國Me too運動及女性主權運動的風潮,偷拍的問題及要求加重處罰的聲音開始越來越大。


2018年惠化站示威

從2018年五月開始,就有團體在首爾惠化站進行與女權主義相關的示威活動,這個示威活動又被稱為「惠化站示威」。這個示威到今年10月為止,總共進行了五次。


惠化站示威 via huffingtonpost 

惠化站的第一次示威,是因為一名男性在弘大遭到非法拍攝裸體而展開的。


第一次示威的主旨是:「因為加害者是女性、被害者是男性,所以才會這麼快進行搜查。如果今天性別角色對換,相信搜查一定不會進行的這麼快」,口號除外,在韓國的相關事實上其實也是如此。


參與第一次示威的人數,主辦方約有一萬兩千名左右,但警方就部屬了一萬多名警力在現場。在這之後所進行的五次示威,大部分都過於激進,所以韓國社會也對於這個示威的看法也變得很分歧。


隨著示威越來越過於激進,惠化站示威也被分類為「激進女權主義」的流派,有些人則開始擔心,這個示威運動會不會對女性主權運動帶來不好的印象。





2016年江南站示威

在2018年惠化站示威之前,2016年曾有過江南站示威。


雖然這個示威的規模並不像惠化站示威一樣大,也沒有持續很久,但是這個示威被認為對於連接日後韓國社會中的「Me too運動」及「女性主權運動」有著莫大幫助。


江南站示威是因為2016年五月在江南站發生隨機殺人事件而展開。該事件是一位平常具有厭女思想的男性進入到男廁後,單純只以被害者為女性理由殺害該被害人的事件。


這起所謂的厭惡犯罪讓韓國社會受到相當大的衝擊,也在江南站進行了悼念活動。在悼念現場,有很多女性想起自己在成長過程中,遭受的暴力、不平等威脅,一邊流著眼淚說「只因為我是女性,死掉的也有可能是我」。


悼念的痕跡 via 국민일보 

之後在該示威途中,有一部分氣憤的女性,與要這些女性不要因為這起事情就把所有男性當作潛在犯罪者看待的男性,發生了衝突。在結束一個月間的衝突後,江南站重新迎回了平靜,但是這件事件卻帶起了韓國社會中女性人權的討論議題。

? 老舊的韓國性教育 

……「為了預防性犯罪就必須減少單獨在一起的機會」,教科書所記載的方法有點讓人無法理解。這樣是要大家與其跟異性單獨在一起,倒不如跟父母親一起在家裡的意思嗎?其實這樣的一句話不僅讓男性感到心情不好,也傷到女性的情緒,畢竟這句話的意思先入為主,認為男性的動物本能是很難抵抗的,而女性則永遠是受害的立場,因此要盡量不管男女,都要避免這種狀況發生的意思(但這種教科書其實似乎都在檢討被害者居多?)。
他們將男性視為性慾強烈且無法控制自己慾望的人,而女性永遠是被動、受害的立場。如果將這種觀念灌輸給青少年的話,只會造成青少年對性知識有著錯誤的認知,並將男性普遍視為加害者……





重新回到Me Too運動

在惠化站示威展開前,有一個從2018年初就開始讓韓國社會吵得沸沸揚揚的運動,那就是Me too運動。


Me too運動是於2006年由美國首先展開的運動,該運動的宗旨是為了鼓勵屈於社會弱勢族群的少數人種女性,以及孩童,能夠勇於揭露自己所曾受過的傷害並給予其鼓勵。


韓國的Me too運動,則從某位女性檢察官在2018年,揭發自己在檢察署所遭受的性騷擾行為後加速展開。徐檢察官將自己在法界遭受的性騷擾事件,與身為被害者,卻在事業上遭到流言蜚語、不實指控的事件,向媒體勇敢揭露。


在那之後,舞台劇、文學界、藝能界等領域的性犯罪被害人,也獲得勇氣,開始參與了Me too運動。而最近,Me too運動開始擴散到高中與國中,有很多學生都曾表示「曾聽到老師說一些讓人感到不舒服的話」,但因為對方是前輩、長者、師長,而不敢有所反抗。


只是時至今日,在勝利醜聞爆發、張紫妍自殺案滿十年後,這些事,能有多少人記得,而在多久之後又會被遺忘?




韓國數位性犯罪:人權意識到底在哪

從2016年正式展開的韓國女性主權運動,就是主張男性與女性應該受到同等的待遇的人權運動之一。不過每個運動當然都存在著不同的聲音,在這個改變韓國社會根深蒂固的意識與社會風氣的過程中,有很多人開始出現了價值觀的衝突。


女性主權運動當然也存在這很多不同的聲音。


會不會讓無辜的人受到傷害、會不會反過來助長厭惡男性的想法、會不會引起社會的混亂……等意見非常多,甚至女性運動之間,就「激進女權主義」與「溫和女權主義」進行激烈論爭的情形也是比比皆是。


許多演藝圈的藝人,也都因一些發言、照片,被廣大民眾過度解讀成支持女性主義,而遭受許多批評、惡意辱罵等等。為什麼在這樣的爭議下還要繼續進行女權主義運動呢?理由非常簡單:不管在什麼情況下,不論性別、種族、國籍、年齡、經濟能力,每個人都應該被平等對待。


要擔心被前男女朋友散布性關係影片、怕被偷拍不敢去公廁、怕不幸遭受到性騷擾、性犯罪,晚上回家的路都要小心翼翼等等,這些都不是人在受到尊重時所會發生的狀況。


當然,平等的尊重該以什麼樣的方式呈現則有待社會進行協議,為了達成應該達成的協議,在這段過程中應該是無法避免衝突及爭議的。


點我追蹤我們的instagram
instagram.com/creatrip

其他延伸閱讀
勝利事件懶人包梨花壁畫村現況
韓國摩鐵的祕密
布帳馬車美食



其他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