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爾文化
韓國記事:韓國同志
你從不知道的韓國記事——韓國同性戀的現況、掙扎與社會文化
a month ago
Li Zheng Ying @creatripfrom首爾
互粉互讚

哈囉,大家好,我們是由韓國人每日提供最新旅遊資訊的Creatrip!


這一、兩年來,台灣的多元成家、同性婚姻議題炒得沸沸揚揚。去年的大法官釋憲更明確指出:台灣現行民法當中,婚姻只限一男一女結合是違憲的。這個消息給台灣的同志一大鼓舞,台灣似乎也將成為亞洲第一個開放同性婚姻的國家。 


台灣一直以來,都對異己文化抱持著很大的寬容與開放態度。即使以在異性戀為佔了大多數組成比例的社會,同志婚姻的支持,也不只侷限在同志本身,而是來自於更多社會、學界等等的支持。因此每年台灣各地皆成功舉辦同志遊行,社會議題也勇敢地討論這個話題;同志不是天生的原罪,而是源自於人類的真實之一。


在台灣中研院<台灣社會變遷基本調查計畫>中的調查,2013年(第六期第三次)與2015年(第七期第一次)的結果,贊同同性婚姻的比例超過了半數。而在自我性傾向認同中的調查,雖然眾說紛紜,結果顯示自認為為同性戀者,有人說是7%,有人說是5%,但唯一最確認的是,加上自我認同為雙性戀(無論是雙偏同、雙偏異),在總台灣人口比例中接近10%。也就是說,論人口數據而言,台灣超過一百五十萬人口為同性戀人口,加上雙性戀人口便超過了兩百萬。 



只是同樣身為東亞已開發國家的韓國,卻對同志這個話題感到敏感,在更早之前的韓國新聞,在充滿男性的南韓軍隊裡,高層竟然大量逮捕疑似為同性戀的官兵,並進行種族清洗般的調查、指認,甚或是性虐待。


對台灣而言,這是難以想像的世界。在台灣,許多人大方地對自已的朋友坦承性向,不會有人因此霸凌、逮捕、侵害他們。但在韓國,同性戀者不敢如此,不只在2017年的總統大選上,所有總統候選人竟然皆公開反對同性戀,身邊的親朋好友,更是厭惡同性戀的存在。這樣的社會現實,讓他們永遠走不出陰影。

 


 

韓國同志運動

台灣發展史上,從2003年第一屆同志大遊行,僅不到兩千人參與,至2017年第十五屆的遊行,也突破了十二萬人。更值得一提的,2016年12月10日的挺同志活動中,更超過了二十五萬人上街參與,是台灣同志發展史上前所未見的紀錄。

 

那韓國呢?截止目前至今,首屆於首爾舉辦首屆同志遊行(2000年)僅有五百多人。在2014年之前,遊行一直只能在局部區域舉辦,如梨泰院、惠化、新村等等。是後來才在首爾市長朴元淳的支持下,於首爾市廳廣場舉辦,參加人數也才抵達夢幻一般的五萬人。 


只是韓國人口數量多了台灣近一倍,但其同志運動參與人數卻不如台灣,一方面是社會共識普遍不接受,另一方面則是參加者的顧慮。無論自身為同志,又或是同志友善之族群,在韓國,只要你參加這種活動、表示支持,你就得承擔風險。


@想知道更多韓國同志運動的資訊,請點我。(韓)

  


 

韓國宗教

以宗教而言,基督教、天主教等西方宗教,占了韓國人信仰之大宗。在調查中,更佔了全人口的20%,可見是個多麼龐大的數字。 



因此,對於首重族群概念的韓國人而言,宗教是自身生活圈、家族圈凝聚的很大主因,加上宗教勢力對韓國的政治人物而言,也是十分重要的金主,因此造成了絕大多數政治候選人、政治人物皆公開反對同性戀等這般立場,為的就是不讓宗教影響到自己前途。

 


 

韓國社會

對於社會上大多數人而言,同志是個不能提及的存在,於是多數人選擇漠視與否認,同志確實存在於韓國社會的現實。 


就連今年七月,即將在首爾市廳廣場舉辦的同志大遊行,也因公開反對、請願政府將申請駁回聲音廣大,首爾市政府的公民委員會更在6月19日舉行會議,討論是否駁回同志團體申請首爾市廳廣場的租借申請。 


2018年四月於韓國全州舉辦之同志大遊行

@反對2018首爾同志大遊行之韓文相關報導

 


 

韓國文化

韓國的社會注重群體,厭惡「異己」的存在。他們認為,要和大家一樣,並融入社會才是對的做法。因此許多人在自我認同的過程中,接收到過多「所謂男女相戀」才是正常的觀念,因此即使自身終有一天,意識到自己是同性戀者,也不敢對任何一個人坦承。 


於是在韓國人的愛情案例裡,有不少人強忍著自身為同性戀者的傾向認同,強迫自己與異性交往、結婚,以達到社會認為一個成年男子、適婚女性「應該要有的樣子」。 而更有不少案例與黑數,是這些人選擇走入婚姻,以試圖將最後一個「正常」的拼圖拼起。


 

 


 

韓國大男人主義

韓國的大男人主義問題十分嚴重,這包含了更多社會現象,包括長幼有序、男尊女卑……等意識形態。 


於是許多人認為男性就應該要有男性本來的樣子:剛強、陽剛、熱愛女體、將女性視為己有之物等等。儘管時至今日,在2018的南韓社會裡,這類百分之百執掌著男性霸權主義的男性越來越少,卻仍佔有一定比例。這包括平時他們表現出來的樣子,以及南韓常見的社會新聞;男性對女性性侵犯、偷拍、家庭或約會暴力。這些絕大多數都是以男性為加害者、女性為受害者的新聞,至今仍在許多南韓人的心底,將這類印象根深蒂固。 


男性對其他男性而言,便是同一陣線的盟友,因此朋友可以一起洗澡、幫忙搓背。從韓國的汗蒸幕、桑拿文化便可略知一二。於是對大部分男性而言,身邊所有男性都是和自己一樣陽剛的鏡面反射,絕不可能有貪戀男體的同性戀者存在。於是這也是為何那麼多韓國的男同性戀者,不敢將自己的身分曝光;一是因為自己身處於男性主義之下,二來只要公開自己的身份,那些看似陽剛的鏡面反射都將碎裂,將自己刺得體無完膚。 


而男性對於其他女性而言,除了上述所說的刻板印象之外,更讓人感到厭惡的是韓國男性對女性主義獵巫般的手法。 女性主義泛指女權進步、女權至上等說法,在性別意識不平等的國家與地區,更是一種容易被針對的學術及意識形態。韓國人除了厭惡同志文化,也深深厭惡(更應該說是害怕)女性主義。因此不少線上藝人讀了相關小說、穿了類似標語的衣服或手機殼,韓國網路會灌入不少惡評,批評執掌女性主義的藝人與團體。 


他們這樣做,即是從未思考過自身便過度執掌了男性主義,以造成南韓社會文化中的性別天平失衡。這不只是本篇主題探討的韓國同志,而包括了更為弱勢的女性群體。 

 


 

韓國校園、軍隊、職場

在校園裡,多數人沒有受到完整的性別教育,無法理解、包容那些與自己不同的差異。因此在南韓許多同志電影中,不少都是探討學校霸凌的現象。 


霸凌現象更嚴重是在軍隊。南韓軍隊是強制性的徵兵,每名男性通過身心靈的限制測驗,就要進入軍隊,服未來一段長達21個月的兵役。軍隊的組成份子大多為男性,因此這裡的男性主義更為嚴重,尤其加上長幼尊卑等概念,使得軍隊裡的霸凌、性侵犯事件層出不窮,但也往往被壓下來,銷聲匿跡。 


2017年,韓國軍隊開始大規模的獵巫,逮捕休假期間從事性行為的士兵們,強迫他們指認軍隊裡其他同性戀者。 


@https://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70427/south-korea-mlitary-anti-gay-campaign/zh-hant/


長達21個月的服役期間,無論自身受調查之後,有沒有遭到更多言語、肢體上的霸凌、侵害,對當事人而言,回去軍隊生活都將是一個生活的苦難。長官將有意無意地透露類似訊息,試圖將軍隊內的陽剛形象維持,並剔除相對陰柔,沒那麼具有男性特質的份子。這類新聞揭示了韓國對於同性戀族群的侵害,尤其是這類已發展國家中的文化背景知識充足,這種侵害、剝削人權是個十分罕見的現象。 


@http://lgbtpride.tistory.com/1419

而在職場裡,多數人也同有類似的經驗,因為被人得知性傾向,而受到言語上有意無意的風聲與霸凌。加上絕大多數的南韓男性都當過兵,清楚了解群體社會是如何毀了一個曾經失足的人,因此曾經受到「良好訓練」而倖存下來的同性戀者,在職場上更不可能輕易向任何人告白自身傾向、性別認同。


@軍隊霸凌相關韓文報導(1)

@軍隊霸凌相關韓文報導(2)

 


 

韓國同志據點

在台灣,西門紅樓、二二八公園是台灣同志著名地標之一,而在韓國,首爾地區則以鐘路三街(종로3가)、梨泰院(이태원);釜山則以凡一(범일)為同志著名據所。 


大多數人理解到的梨泰院,是韓國許多年輕人會去的酒吧、夜店聚集地,同時也會有許多非韓國人的外國旅客、駐韓美軍前往。但對韓國人而言,梨泰院其實除了是有名的聲色地帶之外,更是韓國同志必去的地點。由於許多外國人在這,這裡相對於他處,對同志文化更為包容。 


而首爾的鐘路三街、釜山的凡一,則是屬於韓國人才會去的範圍。而更多人也都心知肚明,這個區域某一條街的商家大多數都是同志店家(例如同志餐廳、酒吧),大家深知其道理,所以異性戀不會深入鐘路三街,但同志反之,週五週六就會三五結群,抵達鐘路三街其中一條最深最長的巷子。



值得一提的是,鐘路三街的同志酒吧部分會拒絕女性入場,又或者是會在一男一女進到店裡時,率先詢問是否知道這裡是「會員制」?以此阻止可能誤闖同志領地的異性戀者,造成客人隱私曝光,或是強迫他人出櫃的情況發生。

 


 

韓國的同志文化

韓國在同志文化上,最大宗便是同志電影,以近期於台灣上映的電影《換季男友》(환절기)為例,便是探討著母親與植物人兒子的男友,如何在毫無血緣關係、卻又親密如血的事件裡,逐步和解、成長。


@南韓同志電影《換季男友》預告片


除此之外,2005年《王的男人》(왕의 남자)、2008年《霜花店》(쌍화점)、2012年《兩個婚禮一個葬禮》(두번의 결혼식과 한번의 장례식)、2014年《愛,不怕》(야간비행)等,都是韓國電影分別以歷史題材、幽默小品題材、校園題材,傳達出同志於社會、親族、異性戀之間的掙扎。


@南韓同志電影《兩個婚禮一個葬禮》預告片


@南韓同志電影《愛,不怕》預告片


隱藏在黑數之中的韓國同志絕對比想像中得更多,這些電影無疑是他們對於生活的一種反抗,因為如此,於是選擇墮落,又因為如此,於是選擇欺瞞。但無論文化的面向如何,韓國同志的絕對比電影世界裡的演出更為辛苦。

 


 

韓國藝能界的同志

對於台灣許多同志而言,對朋友出櫃已經很難,更何況是對家人與全世界。 


南韓藝人洪錫天(홍석천)於2000年公開出櫃,承認自己是同性戀者,此舉卻迎來了他近七年的工作困境。因為說出事實、做自己,反而遭到南韓社會群體公審,反而使得這個社會無法進步。 



另外,南韓知名導演金趙光秀(김조광수)也曾公開出櫃,他是許多方才提及電影《兩個婚禮一個葬禮》的導演,這個故事講述著兩對男同志與女同志,為了迎合世俗觀念與家族期待,約定好兩對情侶假結婚,發生許多事而逐漸釐清社會與愛情真相的過程。更值得一提的是,在南韓同志婚姻仍被禁止的當下,金趙光秀與男友公開出櫃,並於首爾舉辦了南韓史上第一遭的男同志婚禮,轟動一時。


@http://www.yonhapnews.co.kr/bulletin/2015/05/14/0200000000AKR20150514190400005.HTML?input=1195m 

 


 

南韓同志的現況與未來

在韓國人的觀念裡,兩個男生或是兩個女生過於親近,完全就是友情的展現,並無法用愛,也不容許用愛去表述。

 

這對韓國的同志來說,是個十分慘痛的命運。因為身邊的朋友不接受,因為家人不接受,因為學校或軍隊不接受,因為職場不接受,所以大多數同志戴上了面具,勉強地龜縮在世俗眼光下生活,加上和大多數亞洲國家的同志困境一樣,韓國的同志也深受疾病、性愛、用藥等汙名化,而受到莫大的檢視。 



韓國人的生活已經十分辛苦,又加上諸類心理與社會的壓力,使得同志不敢為自己發聲,南韓的同志人權也罕見地位於已開發國家的後段班。 


2018年7月14日禮拜六,於首爾市廳廣場舉辦的首爾同志大遊行,如果到時剛好來到首爾旅行的朋友們,有興趣可以參加看看,一方面看看有別於台灣,並且鮮少在網路上看見的韓國同志文化,另一方面也是讓參加這類活動的韓國同志們不再孤單,讓他們知道,原來還是有許多人是支持他們的。


@想知道更多2018年7月14日韓國首爾同志大遊行的資訊,請點我。(韓)


共有0則評論

旅遊者